科学学科网 上传 客户端 扫码下载APP 定制您的专属资源库 网校通

为什么会做梦?它如何帮我们“整理大脑”与解决问题

  

      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做梦是一种生理和生物化学方式整晚简化整理大脑,同时,也可以从日常经验中归纳出创造性的解决问题方法。

  据国外媒体报道,你还记得昨晚的梦境吗?你还能记得多少细节?这与你白天的经历有关吗?一些人甚至说多数人的梦境没有色彩,这基本上是反科学的无稽之谈,当然要回答这个猜测问题,需要在测试者醒来时立即问询。这可能产生记忆重建——而他们是否“记忆”梦境颜色,则取决于他们对自己梦境的思考(做梦是可以接受的,尽管部分梦境有些过时)。有时当做梦者被唤醒时,并被告知快速选择颜色表,哪些色彩非常接近他们的梦境,结果显示他们经常选择淡色。

  为什么会做梦?它如何帮我们“整理大脑”与解决问题

  虽然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个体差异,但总体来讲,睡眠结构是非常相似的。每晚会有4-5次快速眼动睡眠,一旦我们入睡,就进入一个“非快速眼动睡眠(non-REM)”,对于非快速眼动阶段共分为4个阶段。

  为什么我们会做梦?

  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做梦是一种生理和生物化学方式整晚简化整理大脑,同时,也可以从日常经验中归纳出创造性的解决问题方法。然而,我们无法将梦境进行对比分析,不存在哪种类型的梦境比其它类型梦境“更好”,它们之间没有可比性。目前,研究小组结合一些当前工作假设,认为快速眼动睡眠(REM)和非快速眼动睡眠(non-REM)能够协同运行,在睡眠时有组织地完成一些问题解决方案。

  正如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一篇文章所解释的:

  目前,来自英国卡迪夫大学的佩妮·路易斯(PennyLewis)和她的两位同事实验证明,睡眠可以促进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他们将这些发现收集整理结合在一个新的理论之中,用于解释为什么睡眠和创造力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具体来讲,他们的想法解释了快速眼动睡眠和非快速眼动睡眠这两个主要阶段如何结合在一起,这将有助于我们发现已知关联之间未被识别的重要线索,并发现揭晓令人烦恼问题的“开箱方案”。

  1977年,精神病学家霍布森·麦卡利(HobsonMcCarley)指出,我们甚至没有一种连贯的梦境方式符合我们的知觉,而是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人类大脑神经元激活类型被理解为清醒状态,具有视觉、触觉和听觉信息。

  该神经生物学模型显示,做梦是源自脑干的随机性脉冲,之后这些脉冲在大脑整体范围内进行处理。我们在梦境中听到、感觉到和看到的事物源自何处?专家指出,我们睡眠时大脑处理所有电噪声的信号处理方式是电噪声级联通过神经元细胞穿过大脑所有区域,该方式被称为“活跃-合成造梦模式(Activation-SynthesisModelofdreaming)”。

  麦卡利所表示,大脑倾向于对事物特征的追求和探索,甚至当获取的数据很少或者没有的时候,甚至会在梦境中创造出具有意义的“事物”。事实上,当人们看到随机类型信息时,它们通常是“发现类型”,并没有准确的定义分类,这与睡眠状态的大脑十分相似。

  人类如何做梦

  一旦我们入睡,就进入一个“非快速眼动睡眠(non-REM)”,对于非快速眼动阶段共分为4个阶段,其中非快速眼动睡眠的时间主要集中在第二阶段。睡眠第二阶段出现的“睡眠锭(sleepspindles)”,代表着神经元放电达到峰值,这是睡眠与觉醒的真正分界。之前研究称,如果人们睡眠进入“睡眠锭”状态4分钟后被唤醒,大多数测试者表示他们都已睡着。最后两个睡眠阶段,第三和第四阶段,被称为“慢波睡眠(slow-wavesleep)”,这些阶段倾向于最深度睡眠。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的睡眠过程将再次发生变化,该阶段被称为“快速眼动睡眠(REM)”,这是一个更有认知活性、睡眠深度更小的睡眠类型。有趣的是,在快速眼动睡眠期,人们眼球多数时间是横向水平转动,而不是上下转动。之前一些研究认为,眼睛运动模式可能是随梦境部分而移动(例如:如果做梦者在梦境中想像一架飞机从左至右地穿过他的视线,那么他很有可能是眼球水平移动)。据悉,对于这种假说的对位匹配之前也进行研究过。

  为什么会做梦?它如何帮我们“整理大脑”与解决问题

  神经生物学模型显示,做梦是源自脑干的随机性脉冲,之后这些脉冲在大脑整体范围内进行处理。

  作为一个整体,当一个睡着的人与脑电图仪建立连接,将出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状况:

  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神经递质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将布满大脑。这种神经递质在清醒状态下对注意力和激励至关重要,因此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出现大量乙酰胆碱是不正常的,这也是为什么快速眼动睡眠有时被称为“异相睡眠(paradoxicalsleep)”。在快速眼动睡眠时期,脑电活动性类似于我们清醒时的状况。所有发生的认知过程都不是来自于清醒时的刺激因素,而是来自神经细胞的神经化学波动和脑电活动性。

  人们做梦时涉及到许多大脑区域,其中包括:海马体(记忆存储、其它信息存储和检索)和杏仁核(被认为有助于结合经验内容,在清醒状态下学习和体验,之后睡眠状态下再次巩固分析,同时,杏仁核负责控制情感变化)。在睡眠状态时,感觉皮层也存在较高活跃性,涉及视觉、听觉和动觉。通过合成不同大脑区域的输入信息,我们将拥有丰富的梦境体验。有趣的是,梦境中能体现出问题解决或者逃避的问题,消极情绪内容在梦境中比积极情绪内容更多。

  尽管近期证据表明,大脑后皮质活动性增强与做梦发生率增加密切相关,但梦境主要出现在“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阶段。因此,不论我们喜欢与否,大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处理器,你所做的梦可能帮助你重温过去某一时刻,其原因是该时刻具有特殊意义、环境背景以及问题处理方式。虽然在梦境构思过程不一定出现任何魔法,但重要的是,我注意到觉醒大脑和睡眠大脑功能之间存在着不同的偏差,一些奇特的创意和想法可能不会出现在你清醒状态,但可能出现在你睡眠状态中。人们清醒状态下思维方式是受大脑执行功能控制,其中包括大脑线性思维,但在睡眠状态下却不应用这种类型,很可能许多梦境抽象是荒谬或者现实不可能的,但有的时候,人们做梦时会出现横向突破性思维,对我们清醒时的生活提供帮助。

2019届高三第二次月考 联考 (高三10月份月考)试题